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-

第四十章

仙寰石室稍傳技(2)

山澗中夜風微涼,輕拂遊子裳,如此這般過得良久,天際稍現熹微晨光,程鴻漸悠悠醒轉,隨之遵照掌門吩咐,到得其住處跟前,侍立於房門之外,恭謹招呼。軒轅齊光正自凝神打坐,這當兒既聞此語,便緩緩睜開雙目,招呼對方入內。

程鴻漸依命入得屋中,軒轅齊光瞧他神色黯然,便即出言相詢道:“你瞧著氣色不好,莫非受了甚委屈嗎?”程鴻漸道:“昨夜弟子跟易巧倩提及您要教我武功,可卻不能傳她幾招,後來巧倩妹妹怪弟子冇替她說些好話便冇待我解釋,跑回自己房裏去了,還說再也不要理我了”言下略顯消沉,竟自生出些許失魂落魄之感。

軒轅齊光瞧對方年齒尚幼,卻竟自情思初動,不由甚覺好笑,接著慈和說道:“這不過是小姑孃的氣話罷了,秦都講自可替你解釋原委,倘若你們當真要好,她自不會總生你的氣,你也不必傷心難過了。”

程鴻漸心下稍寬,隻得出言應承了,軒轅齊光又道:“本掌門帶你去個好地方。”說罷,便將鴻漸攬入懷中,施展起輕身武功,裹夾著對方朝峰頂疾躍而去。軒轅齊光身法端的好快,恰似仙者騰雲,朝行北海間,暮可遊蒼梧。程鴻漸尚未瞧清途中無儘的險峭峻岩,便覺諸物恰似離弦勁弩,徑從身旁疾掠而過,當下不禁呆了。

如此這般僅過須臾,那二人便到得臨近峰頂之處,鴻漸微一定神,隨後瞧見左近有塊大石刻,上書“登峰造極”四個大字,便在此間有處天然石室,石室外又有一塊大石,好似醉漢斜臥,怡然自得地觀望著四周美景。且說此間正是天都峰上難得去處,名喚“仙人把洞門”,曾有騷客如此讚道:“怪鬆破石淩霄漢,峭壁撐天接鬥牛。”

程鴻漸立於石室之外,俯瞰眾山小,登感心曠神怡,隨之暗忖:“往後我可攜巧倩妹妹到此賞玩,想來她定會歡喜。”正自如此作想,軒轅齊光指著那石像道:“這尊石像喚作‘仙人把洞門’,乃是天地所生奇物,並非巧匠精雕而成。你看過此間景緻,心境可否好些了。”程鴻漸道:“有勞掌門掛懷,弟子的心境好多了。”

軒轅齊光道:“修煉武功最忌心存雜念,而此處恰似神仙洞府,你既要入內修煉,便該當存些逍遙心境,唯有心無旁騖,才能事半功倍。”程鴻漸恭謹回道:“弟子記下了。”說罷,便隨掌門步入石室,但見其內足可容納百人,四周排放十八般兵器,當中擺放著一張石質桌案,桌上擺放著數尺長的木棍以及一個茶壺。

軒轅齊光道:“我先給你演示一套棍法。”話音剛落,伸掌擊向桌案,桌子雖紋絲不動,可放在上麵的長棍竟忽得高高彈起,足有丈餘,武林中人一掌拍碎桌案倒是無甚稀奇,可他竟能將內力催至別處,使桌案完好無損,此等修為已屬罕見,更難得的是桌上茶壺竟也紋絲不動。

程鴻漸尚自驚異,軒轅齊光縱身疾躍,使出一招“白鶴飛昇”接住長棍,又在空中猛使一招“朱雀展翅”,其姿宛如朱雀展翅,棍風所攜熱浪撲麵,使得周遭似欲竄出火來。程鴻漸竟自滲出涔涔細汗,軒轅齊光棍勢忽現穩健,猶似玄武威凜緩行,踏足生風,夾帶襲人寒意,轉而又如白虎巡山,勢不可擋,威猛迅捷,隨之又似青龍騰躍,輕靈翱翔於雲端,正可堪見首不見尾,直教人目不暇接。

程鴻漸觀此情形,不禁心中暗讚:“先前我隻道段大叔的斧法威猛難擋,可掌門隻用一招,便可使四下裏皆是棒影,便算有大批敵人齊上,亦會被他一棍打倒,如此還哪裏用得上第二招。”程鴻漸瞧得癡了,其實掌門棒法的厲害之處又何止於此,江湖中有些武功套路從頭到尾雖剛猛至極,卻乏柔順之意;有些武功雖能順勢而動,可缺少了幾成威武雄渾之風;而這套棍法,剛柔相濟,變化繁複,往往令對手猝不及防,捉摸不定。

軒轅齊光收棍立身,氣定神閒道:“我適才所使棍法喚作‘四象兩儀棍’,相傳黃帝在涿郡決戰蚩尤,蚩尤手下上萬精銳在其八個兄弟統率下,奇襲至黃帝中軍後翼,大開殺戒。”程鴻漸甚喜聞聽逸事,這當兒不禁接過話頭道:“聽聞蚩尤的結義兄弟都甚是了得。”

軒轅齊光微微頷首,說道:“傳言那蚩尤共有兄弟八十一人,都有銅頭鐵額,八條胳膊,九隻腳趾,個個本領非凡。當年黃帝所領中軍遭受奇襲,登時陷入騷亂,軒轅黃帝也將被生擒,多虧其手下神將孟章,手持木棍,力戰群魔,最終將敵軍擊潰,救得黃帝脫險。之後又隔多年,孟章化為青龍,馱載黃帝乘龍昇天,而他所使的棍法在本派代代相傳,傳至西周時期,由本派第七十三代掌門呂鳴謙依據先人武學,整理出一套秘籍,便是這‘四象兩儀棍’了。本派中會使此套棍法之人甚是寥寥,隻因派中有規矩,隻有權位極尊者傳給入室弟子,你如能習得些許招式,便可通過武試了。”

程鴻漸聞聽此言,便即推辭道:“弟子雖甚願習練,可我還不是掌門的入室弟子,我若修煉這套武功,隻怕違背了派中的規矩。”軒轅齊光道:“我隻稍作點撥,要你能通過武試即可,想來旁人不會多言。再說本派先祖憂心有些後輩弟子為非作歹,這才定下此等規矩,使小輩弟子不可隨意修煉高深武功。本掌門瞧你品性賢良,便索性傳你幾招,望你莫要辜負我的期望。”程鴻漸拱手拜道:“弟子明白,我定然不會做壞事的。”

軒轅齊光叮囑過後,複又說道:“江湖中諸多武功看似高深,卻總會被另一種武功專門剋製,你可知曉其中緣故嗎?”程鴻漸沉吟須臾,說道:“弟子以為這跟領兵打仗的門道有些相似。”

軒轅齊光聞聽這話,倒也覺得新奇,隨即問道:“此話怎講?”程鴻漸回道:“兵法上講究‘知己知彼’,而江湖上諸多武功展露出來,往往有其規律可循,此時若遇上個極其聰慧之人悉心琢磨,便未必想不出破解之法來。”

軒轅齊光頷首道:“這話倒也不差,便如有些武功專注剛猛,有些武功專注陰柔,其招數上雖有繁複變化,可要旨卻始終如一。其實天地萬物相生相剋,而取勝之道在於包羅萬象,靈活變通。”

程鴻漸似有所悟,隨即說道:“弟子倒是想起一些事情。”軒轅齊光問道:“你且說說想起了何事?”程鴻漸道:“我先前瞧見到九霄神教的趙凱與段峰相鬥,段大叔所使斧法固然剛猛,可趙凱所使鞭法卻有巧勁,段大叔便毫無招架之力了,這也該算是相生相剋吧。”

軒轅齊光頷首道:“可以這麽說,世間萬物相生相剋,並無恒強。而這四象兩儀棍依據陰陽五形衍化而來,五行相生相剋,包羅萬象,最終幻化出連綿不斷,使人捉摸不定的招式。武功意境時而和緩,時而雄渾;棍風所夾帶的真氣也時而讓人熾熱難耐,時而給人寒氣撲麵之感。其要旨在於靈活變通,正如秘籍中所言:‘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。’是以你萬萬不可死記招式,定要靈活運用。”程鴻漸抱拳回道:“弟子謹記。”

軒轅齊光接著說道:“這套‘四象兩儀棍’共有八訣,分為陰、陽、金行、木行、水行、火行、土行、幻化等八訣,今日我先教你三招水行訣中的招式。”說罷,便端起桌子上的一盞茶水,接著續道:“你將兩隻手掌伸出來,捧住我這杯中的水。”程鴻漸依命伸出小手,軒轅齊光將杯中茶水緩緩倒入對方手中,鴻漸雖將十根手指緊緊聚攏,但茶水還是透過指間縫隙緩緩流出,最終僅留住了手中茶葉。

頂點小說網首發-